您当前位置:主页 > 应用案例 >

管理者过度自信对企业盈余管理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9-09-19 09:28

在国内证券市场不断发展的情况下,粉饰报告数据和人为利润操纵现象在上市公司中表现显着。相关研究还表明,盈余管理活动在中国上市公司中普遍存在。随着西方学者将心理学引入传统经济学,管理者往往处于较高的决策地位,面对更复杂的工作环境,有丰富的成功经验,并且容易过度自信。这种“非理性”中国上市公司的因素更为明显。债务过剩,企业并购过度等主要表现对企业价值造成损害,导致企业陷入财务困境。反过来,这种心理会诱使他们人为地调整公司的未来收益,增加管理收益的可能性。

一,研究现状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过度自信是管理者在认知和决策过程中的认知偏差。许多心理学研究表明,当人们对不确定事件做出判断和决策时,他们倾向于做出过高的估计并表现出过度自信。学者们基于社会心理学的视角来定义过度自信。兰格认为过度自信是优于平均效应,高估自己能力和自身情况的结果。

管理者过度自信对企业盈余管理的影响

从投资现金流敏感性的角度来看,(Glaser,2008)过度自信的经理人会使公司的投资现金流敏感度过高,引发过度投资行为,进而影响公司业绩。

从信息披露的角度来看,过度自信的管理者更倾向于激进的盈余管理,这是一种乐观的信息披露态度,这会降低企业信息披露的质量,并对财务报告中的欺诈和欺诈造成隐患。

从融资的角度来看,过度自信的管理者倾向于低估项目融资的风险,而倾向于采取激进的融资决策,这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者们积极研究盈余管理,主要基于亚当斯密的“理性经济人”假设。然而,由于“理性经济人”假设的内在局限性,管理者过度自信作为一种心理因素扩大了盈余管理研究的范围。过度自信的经理往往对未来的收益过于乐观。当绩效的预测值高于实际经营业绩时,管理者增加了使用盈余管理工具的可能性(Paul Hribar& Holly Yang,2010),这可以通过高估公司未来的投资回报,延迟或减少来提高识别损失。促进企业绩效。

管理者过度自信对企业盈余管理的影响

在“理性经济人”假设的指导下,中国学者从企业内外部环境的角度研究盈余管理问题,如执行变更和股权特征对盈余管理的影响。随着行为金融学的引入,研究发现,管理者的过度自信将增加上市公司并购行为的频率(石永东,朱光银,2010),以及公司业绩,企业融资行为,企业风险(庄平,李彦熙,2011)等。影响伴随着激进的盈余效应。

(1)测量指标

国内外学者以往对管理者的过度自信的衡量指标诸如股票、消费者情绪指数、企业景气指数、媒体反馈、企业盈利预测偏差均有一定的缺陷,本文建议探究一种综合型的度量方法,把各个管理者包括年龄、学历、教育背景及任职时间在内的因素,按照一定的权重构建一个个体过度自信的标准,然后再结合外部表现,如可以把发起并购的频率作为一个外部衡量指标,这样把内外两个指标进行整合,得到一个综合性指标,这样既考虑到了个人因素,又考虑到了外部因素。

对于盈余管理的度量通常有盈余激进度和盈余平滑度指标。盈余激进度体现的是企业加快确认利润并延缓确认损失的行为。本文主从盈余激进度来考虑。

过度自信的管理者偏好于高估企业的未来收益、低估企业的财务风险、其对信息的处理缺乏理性,致使管理者往往将自身能力估计地高于平均效应。过度自信的管理者更倾向于漠视一些无关的线索,只集中在有限的信息上,导致在复杂的经济环境中出现战略失误。因而当实际的经营业绩与预期目标相背离时,在资本环境的压力下,为了逃避和掩盖战略失误造成的后果,过度自信的管理者就会人为的舞弊和操纵财务报告中有关的会计信息,从而加大了盈余管理的可能性。

综上所述,管理者过度自信的心理认知,在没有充分利用有效信息时,也会高估预计实现的收益,当差异出现时,为了掩盖实际经营业绩,盈余管理的动机油然而生。同时,当实际经营业绩与盈利预测的数据相差较大时,认为这种差异只是暂时的,基于自身利益以及公司良好的形象,通常会调高利润,认为只是将未来的收益进行了提前确认,从而进行激进的盈余管理。

三、总结

之前学者对于管理者过度自信的度量指标,主观性过强、缺乏综合测评体系,而本文对这一新的度量指标,进行了展望,为本文的一大创新之处。此外,运用管理者过度自信的综合指标对盈余管理进行实证性的检验,有待我们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有助于我们对上市公司盈余管理管理提出更切合实际的建议和措施。

上一篇:在语文教学中有效发展审美教育
下一篇:计算机应用与科学思维能力培养的教学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