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应用案例 >

印象漳河

发布时间:2018-10-04 08:36

漳河是家乡的母亲河。随着记忆的逝去漳州河,不情愿地将浩瀚的白色海滩俯卧在村庄的南边,一瞥看不到边缘。这条河日复一日地被冲走,就像一条向东奔流的盲蟒,有时还会向左和向右。

张江是一条真正的河流,在我记忆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洪水泛滥,河水已经充满了水,波涛汹涌。似乎一阵风会吹过河岸.沙床在河底舒舒服服地展开,就像女孩的皮肤一样,线条清晰,凹凸不平。鱼、虾和草吞噬了水下世界。一波又一波的水波,不顾陡峭的河岸,向前移动,不断扩张,河岸纵横拖入水中,河床的疆域略有拓宽,肆无忌惮。河岸上的庄稼突然失去了依赖性,在波涛中掉进了河里,仿佛父母已经失去了孩子,人们的心都被带走了,被掏空了。

当河水猛涨时,河两岸的村民们成了旁观者,河的一边和河岸的另一边,铺天盖地的河床最终胜利了。在抗洪斗争中,人们别无选择,只好退却。河倒了以后,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走到河边,自然分成两组,失去庄稼的人只能看着水叹口气,咒骂着无情的水,仿佛河水吞噬了他们的儿子,而那些还在庄稼里的人似乎已经重生了。满眼惊异,我不知道现在的庄稼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河床。

人们焦躁不安,河水奔流,河水像梳子一样趋于平缓,以照顾岸上人们的心情。

村民们一次又一次地站在河岸上,一次又一次地回到村子里。村子南边的田野渐渐成了一根线,从零碎到杂乱的脚印一直延伸到河岸。这条线从默默无闻到显赫,从细腻到粗壮,成了通往河东森平台岸的一条小路。两边的麦田就像一名战士,警觉地变得不安起来。两岸的庄稼开始厌恶道路的存在,硬挤到中间的风,好像河岸是报复的河。庄稼的起伏,如绿色的波浪,蹂躏了出现的道路,在暮色中,道路变得更加曲折和曲折。道路选择屈服,让风和庄稼折磨,弯弯曲曲,迷失了方向,找不到河岸。当岸边,道路不再是一条路,散落成散落的脚印,孤零零地卡在土堤上。这是河岸作物的示范。岸上的人们选择服从,变得越来越扭曲。

几十年来,这条河每一次飙升,都会不断地从河岸上排出庄稼。村庄通往河岸的道路仍然被庄稼扭曲,不规律地向前延伸。这条路一直延伸到河边,就像一种坚定的信念。村子离河岸很近,心都不见了,对洪水的恐惧也消失了。他脚下的土地突然变得肥沃起来,人们知道如何善待这条河。

浸在河里的土地极其肥沃。勤劳的人们一边工作,一边听着河水的声音,微风吹拂,泥土里带着一点青草的清香,清爽。玉米、花生、红薯、大豆等植物生长在河岸旁的田野里,把根扎到漳河的平底,吸收土地的精华。河底变成了美丽的风景,平静的湖面反映了另一个丰硕的秋天。同时,我和我的朋友们经常在河边的农田里玩耍。到了秋天,当河岸的庄稼大部分已经收割时,只有几块红薯一直长在最后的绿色。为了防止孩子们在甘薯地里耕种红薯,大人们让整天玩耍的孩子去看红薯。孩子们总是有很多理由去改变成年人的想法,寻求他们自己的幸福。烤甘薯是童年的美好回忆。看着甘薯的朋友们利用大人们的注意力,他们分成几个小组,在收获的田里挖个洞,然后到田里去捡一些干橘子。去看风,到别人的红薯田去偷几个大红薯。饱经风霜的甘薯,河岸上的田地都是柔软的,一碗土倒在下面。当甘薯成熟时,碗状的堆会裂开,传播成功的喜悦。这里没有银320,偷红薯的伙伴抓住了他,用泥土的芬芳和半熟的红薯把红薯抱在怀里。所有东西都准备好把偷来的红薯放在一个事先挖好的坑里,放足够多的干橙棒来点着火,加入木棍,用嘴把它们炸开,火就变得越来越旺,直到火的灰烬把红薯埋了为止。等了几分钟,灰烬慢慢地熄灭了,然后小心地挖出了红薯,向同伴致意,分享胜利的果实。直到这个时候,放手的小伙伴才会胜利回报,成功是完全的。在夕阳下,善良的成年人发现了孩子们从烟雾中冒出来的秘密。他脸上洋溢着收获的喜悦,而不是孩子们的天真。

伴随着忙碌的大人和孩子们天真的笑声,张江依然涌向东方。在南通村河岸路的尽头,一艘船()从北岸漂流到南岸,然后从南岸回到北岸。

人们对这条大水感到无助。人们忙于处理河岸上的土地。人因河船的存在而感到高兴。

通往南通河岸的弯路越来越宽,人民的心也开始发光。这条路尽头的小船从北岸漂到南岸。来来回回,南岸的脚印从模糊到清澈,从零星而密集,密密麻麻地向南海岸冲去,然后又冲出了同一条路。

印象漳河

一条船在漳河上,南北两旁有两条路,平静的河水就像一位红色的女士,用一个舵把两条路的幸福紧紧地绑在一起,就像头上有一个红色的蝴蝶结。

船来了,路过去了,幸福来了。我父亲的家在漳州河的北岸,我母亲把她父亲从漳河南岸嫁给了他父亲在漳州河北岸的家。从那以后,我和张江。在我的记忆中,我经常去拜访亲戚和我的母亲在河的另一边。和我母亲一起坐船成为一项常规业务。船在离海岸一米多的地方靠岸。船身太高了,船夫把两块长约两米、宽不到一英尺的木板倾斜到岸上。船上的木板颤抖着,河水拍打着船的河岸,溅满了一层层的鲜花。母亲用双手抱着我,我的心沉到了水底,一只颤抖的脚踩在悬挂着的木板上。船夫停了下来,我上了颤抖的船。我妈妈上飞机时把我拉紧了。我和妈妈还有船一起发抖。我妈妈告诉我,当我看着水时,我会晕船,什么都说不出,否则我会掉进水里。我听着我的母亲,气氛没有呼吸,靠近她的身体,直到战栗出船。回头看那条船,那条船仍然漂浮在它身后的河上,它在深而浅的方向舵中漂过。另一边的人们又兴奋起来,像河水一样蜂拥而至。

不久之后,漂浮在河上的船被搁置在岸上。小河悄然退去,留下无边无际的漳州海滩,无边无际,如此寂寞。这条河上到处都是杂草,就像一个刚从监狱里逃出来的囚犯。一个占据整个河床的夜晚,贪婪地把岸上的一切都占据了。那艘船在贫瘠的野草中荒凉凄凉。行人匆匆的脚步声,摩托车的尖叫声,离远处越来越近,走回家的声音从船的侧面传来。一切都忽略了这艘船的存在。船回家的地方,船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多次挣脱母亲的手,看着那艘使我颤抖的船。

许多年后,这艘船消失得无影无踪。

直到今天,河上已经建造了一座壮丽的桥。在桥下,漳州河没有汹涌澎湃的水。这座桥连接了两条蜿蜒曲折的河流,但挡住了我的思绪。在我的印象中,我遵循了漳河河上航行的痕迹,但徒劳地结束了。只有茫茫的漳河海滩,承载着童年的记忆。

印象中的漳州河,让思念如春风拂过漳州河岸。没有洪水的咆哮,没有漂浮的渡船。我坐在漳河沙滩的沙丘上沉思,我是小船,虽然河水不再是,河床是我的家。让风从沙丘上吹走,把我淹死。我是一个平庸的沙丘,日夜看着无尽的漳河海滩。

上一篇:樟树
下一篇:美丽微笑温暖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