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信息披露 >

从霍布斯理论看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发布时间:2018-12-31 13:39

死刑涉及人民的生命权,这与现代自然法是不可分割的。霍布斯洛克的自然法则提到了人类自然权利的某些定律。最基本的自然权利,如:最高生命权,即自我保护权(Hobbes),第二,财产权,即追求幸福(Locke)。由于生命权是基础,财产权只是延伸或使生活更加舒适的衍生权利,我们将关注霍布斯的自我保护权利如何构成国家建设的原则。如何指导法律的起源以及如何塑造我们的道德和伦理观念。

如何产生自我保护的权利?这并不能回避霍布斯的自然状态理论。据洛克称,自然状态是民间社会面前的非政治国家。尽管Hobbes、 Locke和Rousseau具有不同的自然状态特征,但自然状态在他们眼中的重要性无可非议。如果自然状态是混乱的、紊乱、是坏的,那么进入一个民间社会形成一个国家是一种补救措施。如果自然状态本身就是伊甸园中的和平状态,那么就没有必要进入公民社会来形成一个国家。甚至不道德。

霍布斯的自然状态是什么?霍布斯的自然状态是人们和人民充满战争的混乱状态。这种观点是基于霍布斯对人类邪恶本质的深刻理解(在这里,邪恶不应该从道德的角度来理解,而应该从危险的角度来理解)。换句话说,各种贪婪、的虚荣和自负使人充满敌意和战争。在这种自然状态下,人们总是充满恐惧,难以生存。因此,没有什么比其他人更可怕的死亡而不是死亡。反过来,为了生存,每个人的自我保护权利都成为最高权利。

从霍布斯理论看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但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生活是平等的,但自然是不平等的。有些是强大的,有些是短的,有些是聪明的,有些是沉闷的。如果你比我强壮,我不能打败你,因为我害怕死亡。为了生存,我承认你是老板。在某些方面,我会服从你。只要你必须保护我的生命,你就不能伤害我。你也不会让别人伤害我。如果这个有权势的人不是个人,而是机构、等,那么这个保护社会的重要功能就是保护受保护的人的生命。这个保护社会已经具有国家的基本形式(可以看出,自我保护权构成了国家建设的原则)。这个国家的合法性是基于每个人的同意,因为只有你同意并且一些权利被放弃,你才能生存。每个人都有权利,您同意合同构成一个人的义务,合同成为法律的主要内容(如果您侵犯他人的权利,这是导致法律起源的权利) 。你也将受到法律的惩罚。因此,如果我们考虑人类自然权利因素、国家建构原则、国家职能、的法律渊源,废除死刑是合理的,符合自由主义的要求。如果自由主义者同意将权利作为其核心概念。但是,历史上废除死刑的速度很慢,因此许多国家都保留了死刑。为什么?因为一旦每个人都放弃了部分主权形成权利,作为政府权力的主权在诺齐克的意义上可能不是最小的,但它可能在霍布斯意义上成为利维坦。每个人都同意,这是虚幻的,欺骗性的,从属于君主,即渴望拥有主权,而不是他想要的。一旦主权形成,主权将关闭,使主权远远优于人权并保留死刑。捍卫谋杀的目的是为那些颠覆国家和挑战法律的人提供致命的威慑,使君主的权威不会动摇。为了正义,不存在死刑。流血的人会流血。它体现了更多的人权和主权。这是达摩克利斯的优先事项和剑,而达摩克利斯总是处于人权的首位。

如果说在人类的自然状态下,由于人们有自我保护的权利,那么人们也有自我保护的权利。那么,人类是什么?那些有权行使正义和血腥仇恨的人(霍布斯也说过这个)。进入公民社会后,这种行使正义的权利被转移到公共权力并由公共权力强制执行。因此,国家也有权在凶手去世时执行死刑。但我想说的是,人们在自然状态下拥有这种权利,而不是公共权力,而是权利。最初,进入公民社会的前提是一种自然状态,正是因为自然状态是野蛮的。民间社会不应该像野蛮人一样参与野蛮行为。如果是这种情况,它也违反了进入文明的初衷。因此,根据人民的自然权利,国家建设、原则、国家功能、的合法来源等因素,即使公权力实际行使死刑,也没有权利执行死刑。它具有合法性,但并不意味着它具有合法性。

霍布斯还保留在战争中逃脱死亡或投降的权利。这不是不公正的,而是可耻的。如果霍布斯不保留这一权利,他将破坏他自己的政治哲学的前提。让我们在这里澄清我们的想法:为了尊重生命权,我们建立了一个公民社会。当国家建立公民社会时,公权力应继续尊重生命权,废除死刑刑法。这是为了您自己的利益。如果人们想象国家的坚定规则要求维持死刑,特别是滥用公权力肆意谋杀无理指控,以及由此产生的人民认为国家将是安全无辜的,即打错了算盘,解除了石头踩到他们的脚,效果会适得其反。因为害怕死亡,更多的人会逃亡或投降。当每个人都想离开这个国家时,它将是一个真实的国家。因此,从人类安全的绝对优先权出发,可以推断出废除死刑的必要性。当然,这只是废除死刑的理论原因。此外,正义不一定要以牺牲双方的流血为代价,也就是说,惩罚并不一定需要判处死刑,终身监禁可能更加人性化、更合理、更符合自由主义精神。也许你会说受害者已经死了,为什么囚犯不应该死,为什么囚犯只能终身监禁,这可以与受害者的生命相提并论吗?这太好了吗?是的,这是无与伦比的,但杀死囚犯可以挽救受害者的生命?死刑真的比终身监禁更重要吗?在一个案例中,生命死亡的可能性大于死亡吗? (我吃得不好,睡不好,挨打,不做爱,当然,通过后门和其他男人,性痛苦,内疚心理等等)是否有可能杀人,死是简单的事情,生命不是死亡,是不是难以承受的重量?对死刑的威慑可以使杀戮现象永远消失或减少吗?在不公平的情况下,死刑是否剥夺了另一种无法复制的生活?死刑会带来更好的启示和高尚的灵魂吗?

一些基督徒对死刑有神学论证,因为信徒相信上帝,天堂,灵魂,地狱,他们对生与死有不同的理解。但我们必须明白,我们不是生活在信仰的国家,例如上帝的城市,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这是启蒙世俗化的结果。信仰只在私人领域发挥着道德作用,国家建构原则、仍然基于人的理性设计,神学论证中的死刑制度被写入地球上的刑法,所以会不要错位。上帝的问题属于上帝。凯撒的问题属于凯撒。神圣与世俗之间的区别是现代性最重要的原则之一。

上一篇:草原音乐创作特色分析
下一篇:东森平台: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构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