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形象片 >

论《神圣家族》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世界观形成的突破(2)

发布时间:2019-09-25 09:25

古典经济学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例如,生产力的概念是由古典经济学家产生的,与生产力密切相关的生产关系概念是马克思最早提出的。生产力与生产之间矛盾运动的规律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形成具有深远的意义。而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形成和完善的象征包括生产关系的成熟。马克思首先在《神圣家族》中提出了类似生产关系的概念,这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历史变迁过程中的突破口。

论《神圣家族》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世界观形成的突破(2)

这类生产关系的形成有一个历史过程。马克思首先从私人制度看待社会关系,后来逐渐将生产关系与社会关系分离开来。 1843年,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指出“我们听到人们通过私人财产殴打。这是人类对人的依赖。”在1844年上半年,马克思在《詹姆斯?穆勒一书》中指出“人们正在积极地实现其本质”。在创造和产生人的社会关系和社会性质的过程中。“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他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并指出”在不同类型的劳动之后,工人将拥有完全不同的生产和劳动,那些处于劳工旁观者和劳工的人将会产生这种劳动。联系。

工人与劳动之间的联系,生产(资本家或代表资本家的其他名称)与劳动之间的关系。“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神圣家族》中指出物质生产在决定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当时,那里在材料生产生活中,人与人之间没有关系。他们指出“真实的是人类的存在和人类的存在”。也就是说,人和他人之间的关系,使他与他人的关系,即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是工人自己和他或她输出的产品之间的短语。这种关系,即产生的最终产品,显示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

在《神圣家族》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批评布鲁诺鲍威尔的历史英雄观,并提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

论《神圣家族》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世界观形成的突破(2)

布鲁诺鲍威尔所谓的“精神”与“群众”之间的对立是年轻的黑格尔自我意识哲学的核心。历史上的所有历史活动和思想都是群众产生的活动和思想。我们绝对批评和谴责过去的整个历史,绝对批评推翻群众的历史,用批判的历史取代过去。历史。这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批评年轻黑格尔派的错误观点时所说的话。

年轻的黑格尔主义者的“健康”和“群众”反对理论是英雄历史观的典型表现。在布鲁诺鲍威尔的观点中,历史“慢慢延伸到他的整个理想主义的直觉”,“只有批评批评家创造了历史”,他还将历史与雄伟的“笔”进行了比较,无论哪个时代是由雄伟的“笔”预先定义的。历史,也应该有这样的“笔”来解决它的问题。他们肮脏的群众是“精神空虚”,“思维懒惰”; “精神的真正敌人”,“在群众的自欺欺人中找出自己”。马克思和恩格斯严厉批评布鲁诺鲍威尔的英雄历史观。他们认为,精神和批评是所有历史活动的积极因素。群众在理论上是否定的。他们认为改变社会活动只是一项关键的批判性大脑活动。只有摆脱群众和物质利益的“纯粹概念”才是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

马克思和恩格斯阐明了思想对物质生活的依赖及其能动作用,进一步批判了青年黑格尔把思想、利益和群众割裂开来的观点。他指出“思想永远都不会超越原来世界的秩序范围,无论何种情况下也只能超越原有世界的思想范围,而思想从来也无法真正实现什么行动,所以为了实现思想,必须有具有实践行为之人”马克思在这句话中提到的“思想从来也不能超出旧世界的秩序”,是马克思认为思想这个概念只能反映现存的社会关系和利益,并不能作为独立的社会力量,他所说的思想“只能超出旧世界秩序的思想范围”,因为旧的社会秩序孕育着新的社会关系的胚胎和前提,反映新的社会关系的思想就超出了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的范围,所以,它能预见社会发展的未来。

思想只有当它代表进步阶级的利益,反映时代发展的需,才能变成群众改造社会的强大力量。马克思在这里提出了一句名言“‘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这些思想是对马克思《德法年鉴》中提出的理论转化为物质力量的原理的深化。

马克思和恩格斯最后总结定位了人民群众在社会历史活动中的地位,即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他们指出“历史之活动成为群众之事业,伴着历史之活动不断深化,群众之队伍必会随之增长。”这里已经指出了人民群众是创造世界历史的伟大动力,在我们不断向前发展的社会历史历程中,人民群众在各个领域的社会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也将不断增大。马克思在《神圣家族》中这一重的理论突破,已经被如今一直在发展的历史现实所印证,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已经成为了我们历史演变中一条重的社会发展规律。

上一篇:经皮肾镜取石术治疗患者
下一篇:浅谈加强课堂教学反思,提高初中生物学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