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形象片 >

从科学主义到后现代主义《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命运

发布时间:2019-05-27 09:56

从科学主义到后现代主义《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命运

本文对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发展演变进行了历史考察和分析。笔者认为:(1)科学主义的兴衰与科学哲学的兴衰有着密切的关系; (2)后现代主义不是当代科学哲学的真正出路; (3)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两大变化,其实质只是一个主题转化; (4)逻辑实证主义者提出的问题,即如何理解和研究当代科学,应该仍然是当代科学哲学最重要的主题。

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经历了从逻辑主义到历史主义的转变,到本世纪末,它面临着从历史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的第二次重大转变。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这两个变化表明,不仅科学主义倾向于衰落,而且它也正朝着相反的非科学主义或反科学主义的方向发展。因此,人们自然会问这是科学哲学的命运吗?换句话说,后现代主义是今天科学哲学的真正出路吗?当代西方科学哲学中这两种转变的本质是什么?本文试图在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演化背景下,分析逻辑实证主义鲲历史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基础上回答上述问题。

1逻辑实证主义科学主义的兴起

从科学主义到后现代主义《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命运

20世纪20年代后期,维也纳学派发表了《科学的世界观维也纳学派》宣言,引发了世界着名的“哲学哲学”运动。这一哲学运动有一个强有力的科学主义纲领,即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和哲学观点。

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观点有两个基本点

(1)强调只有一种真正的科学知识,即自然科学。此外,没有其他科学。在这方面,洪谦先生在他的书《维也纳学派哲学》中说“科学是一个自然理论体系,它是一个真实的系统。原则上只有一种,即自然科学。” [1]精神科学根本不是一门基础科学,它只是一种“文化生活的体验方法”[2]。可以看出,在逻辑实证主义者看来,社会科学鲲人文或精神科学并不是一门真正的科学。如果确实存在一种精神科学,那么它在理论上和方法论上仍然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卡纳普是维也纳学派的主要代表,他提出了一种物理主义的观点。他认为“物理语言是科学的通用语言,这意味着任何科学领域的语言都可以将原始内容翻译保存为物理语言。因此,可以得出结论,科学是一个统一的系统,其中没有原则上不同的物体区域,因此自然科学和精神科学不分裂。这是统一科学的论据。“[3](2)强调科学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科学与其他文化之间存在明显的界限。经验确认原则可以作为区分科学与非科学的标准。在逻辑实证主义者的视野中,科学和非科学文化对应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是了解世界,另一个是体验世界。科学试图了解世界,并试图通过数学计算和经验证明的方法建立一个世界各种秩序的系统。所有非科学文化,如鲲艺术都是为了体验世界而设计的,并且使用了丰富的想象力。兴奋的情绪,追求身临其境的鲲天人合一。因此,他们认为科学与非科学文化之间至少存在以下三个根本区别。 1在本质上,知识和经验之间存在差异。 “知识是事实的确认,经验是对情感性的理解;知识是以形式为对象构建的,经验是主客观世界的对象;知识是科学的基础,经验是生活方式。[4] 2从基础的角度来看,事实和价值之间存在差异。科学是基于事实(或观察)。理论必须用事实来判断。如果理论与已知完全一致如果理论与已知事实相悖,那么将被拒绝。因此,科学是客观的,中立的,有价值的。相反,非道德的科学和文化基础鲲美学是基于价值陈述或价值判断.3从语言的角度来看,表达与表达之间存在差异。科学语言具有陈述性作用。它们表达经验事实并且可以是经验坚定或篡改,因此他们在理解上有意义。相反,各种非科学文化经常使用富有表现力的语言。虽然这种语言表达了个人的感受和理想,并且能够感染他人,但它并没有表达任何经验事实,因此它在理解上毫无意义。的。

逻辑实证主义的哲学观点是基于上述科学观点。简而言之,他们有三点。

(1)强调哲学是科学范围内的一项活动。逻辑实证主义者不仅决定了哲学的本质,而且还确定了其活动的范围。在他们看来,哲学不是一种学习,而是一种活动。哲学本质上不能与科学并行或超越,而是科学范围内的活动。如果一个哲学家建立了他的“世界观”,他必须立足于科学的“世界观”。哲学不能从任何意义构建其“世界观”,它必须源于经验科学。

(2)强调哲学只不过是科学的逻辑。哲学的任务不是建立哲学命题,而是要对科学进行逻辑分析,使科学命题的意义准确地为鲲。自然科学(特别是数学和物理学)中使用的逻辑分析方法是哲学方法,寻求清晰的概念,严格的分析,精细的观察和确凿的证据。(3)拒绝形而上学。在逻辑实证主义者看来,形而上学只不过是“概念诗歌”。通过对语言的逻辑分析,可以得出结论:“这一领域的所有自信陈述都毫无意义”[5]。因此,应彻底删除。

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和哲学观点与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兴衰密切相关。

一方面,在这种科学和哲学观点的驱使下,逻辑实证主义者不仅将科学主义浪潮推向历史的最高点,而且将科学哲学带入了与科学研究,科学相似的最繁荣辉煌的时期。哲学也成为一种智力追求,成为一门非常严谨和深刻的学科。在这个领域,有许多精通科学的才华横溢的科学家和哲学家。许多人一生都在研究这个问题。原因很简单,因为科学不仅是文化的中心,也是唯一“有意义”的文化;哲学的任务是说明科学,因此,科学哲学已成为唯一的“有意义的”哲学。

然而,另一方面,逻辑实证主义的科学和哲学观点也是未来科学哲学的主要来源。这种科学和哲学观点存在许多明显的缺陷。 1只承认自然科学是真正的科学,拒绝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 2使用非历史观点来看科学与非科学之间的界限,并将其视为固化的鲲是不可变的; 3哲学仅限于科学范围内的活动,而这种说法无法承受审查。人们自然会问为什么哲学不能成为道德领域内的活动,或艺术范围内的活动?由逻辑实证主义者确定的哲学方法,即逻辑分析方法,对于科学哲学来说更加困难。事实上,人们最终发现依靠逻辑分析并不能解释科学理论的重要性,也不能解释科学理论的历史发展。正是由于这些许多缺陷,逻辑实证主义的“正统”科学哲学受到外部人文主义者的强烈攻击,并受到内部“非正统”科学哲学,即历史主义的严重挑战。

2历史主义科学主义的衰落

科学哲学从逻辑主义向历史主义的转变是对科学主义的重大打击。与逻辑实证主义相反,科学历史观的基本观点是

(1)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科学与非科学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用Laudan的话说,它被称为“边界问题的消失”。原因在于“习惯性地认为科学活动和信仰具有明显的认知异质性。这种异质性提醒我们,寻找划界标准的理解形式可能无效“。 [6]因为人们找不到某种“信息不变”可以视为划界标准,因此,边界问题是一个错误的问题。(2)科学不是价值中立的。历史学家非常重视对整个科学理论的评价,而不是对个别理论的评价。他们把“范式”(Kuan)鲲“研究计划”(Lakatos)鲲“研究传统”(劳丹)或“大理论”的背景理论(Feyeabend)视为分析科学的基本单位,强调“特定理论是更大传统或'大理论'的一部分,而后者过去的成功或失败与特定理论能否在经验方面得到适当建立有关?”[7]因此,在历史学家看来,科学的基础不是(或不仅仅是)经验事实,或者比经验事实更重要的东西,也就是说,某个“大理论”的核心是“大理论”的基本价值或价值标准。劳丹甚至明确表明,科学的目的不是要找到理解事实的真相鲲。“科学本质上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活动。”[8]从中可以看出,历史主义者似乎更倾向于价值而不是事实。科学是基于事实还是价值观。

符合上述科学概念,历史哲学观具有以下三个特征。

(1)从哲学本质的角度来看,历史主义者的活动大大超出了逻辑实证主义者所规定的自然科学的范围,涉及广泛的领域,如历史鲲社会学和心理学,一些哲学家再次开始。注意认识论和形而上学问题在理论评价中的作用。

(2)从哲学的角度来看,逻辑实证主义者关注的是“科学的逻辑”,而历史主义者则关注科学的实际发展,并试图建立历史的模型。

(3)从哲学方法的角度来看,历史主义者提倡一种与逻辑主义完全不同的历史方法论。他们认为“理论,如人类社会和生物种群,是历史实体。他们的特殊个性(更不用说他们的理性评价)寻求深入的历史调查。这项调查的更广泛意义在于它暴露了传统解释理论的缺陷。“[9]

显然,科学和哲学的历史观将科学视为人类历史的一种活动,强调科学与其他文化的联系,强调科学的时代或历史,强调人们在科学活动中的价值取向和作用。这些见解无疑是深刻的,发人深省的。历史学家所倡导的历史方法论是辩证的,而且比逻辑实证主义所倡导的“科学逻辑”更为广泛。然而,历史学家过分强调科学的价值,甚至否定了科学的真理。他们也为相对主义和非理性主义敞开了大门。费耶阿本德从“告别再到理性”到后现代主义。当然,可以说大多数历史主义者也是理性主义者,他们中的许多人(如Lakatos鲲劳丹鲲 Shapir等)一直在不知疲倦地寻找科学进步和理性的模式。值得注意的是,科学哲学从逻辑主义向历史主义的转变不仅是对科学主义的强有力遏制,而且是对科学哲学本身的学科的巨大威胁。有两个原因。自然科学的地位已大大降低。因此,科学哲学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辉煌。其次,历史学家强调科学的历史和实践,甚至将理论的基本点转移到科学史上。鲲有科学社会学或科学心理学,因此,科学哲学似乎失去了作为专业学科的资格。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虽然历史主义者努力提倡历史方法论,但他们的哲学并没有完全摆脱整个分析哲学的基本框架,科学主义的色彩仍然很强烈。他们解决科学哲学中的许多问题(包括典型的历史问题)并不是一种真正的历史方法,而是一种逻辑分析的抽象方法。例如,库恩对科学进步问题的阐述只停留在对“范式”概念的抽象分析上,并没有进一步探索和研究许多因素,如“范式”背后的社会历史条件和进展。人类。劳丹对真理问题的否定只是基于对“接近真理”鲲“提及”和“成功”概念的逻辑分析,并不真正将真理问题视为一个历史问题。 (见[10],第5章)事实上,历史科学哲学的原因是有问题的。除了片面夸大科学中的价值因素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即分析哲学和历史主义。冲突分析的哲学强调数学的数学分析的严谨方法,而历史主义的方法本质上是辩证的。

引用

[1] [2] [4]洪谦《维也纳学派哲学》,商务印书馆,1989,1311/x7761鲲27。

[3]洪倩,主编《现代西方哲学论著选辑》,商务印书馆,1993年,第3页。 490。

[5]洪谦,编辑《逻辑经验主义》,商务印书馆,1989年,p。 13。

[6] l。 Laudan《分界问题的消逝》,包含《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8.3,p。 20。

[7] [9]升。 Laudan《历史方法论一种立场和宣言》,《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6.4,pp.29鲲29~30。

[8] l.laudan,progressanditsproblems,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1977,p.11。

[10] l.laudan,scienceandvalues,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1984。[11] p.feyerabend,againstmethod,london,1975,p.295。

[12] [13] [16]费耶阿本德《自由社会中的科学》,兰正义,上海译文出版社,1990,112#鲲110鲲114。

[14] [15] [17] [18] [19] Richard Rorty《后哲学文化》,黄勇编,上海译文出版社,1992年,第15期,鲲21~22鲲17,鲲17,鲲15页。

[20] John Losey《科学哲学历史导论》,邱仁宗译,华中工学院出版社,1982年,第2页。 227。

上一篇:IP可视电话主要技术和存在的问题
下一篇:奥运场馆的后现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