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形象片 >

产业哲学视角下的文化产业研究

发布时间:2018-12-29 14:54

产业哲学视角下的文化产业研究

从法兰克福学派对文化产业的悲观倾向,法兰克福学派的保守意识和贵族倾向,伯明翰学派对文化产业的乐观态度,以及美国菲斯克文化产业的经济解释,美国正在不断影响中国文化产业理论的发展历程。如何在综合分析西方文化产业理论和中国特定国情的基础上,完成如何在这些理论中找到适合中国国情发展的文化理论。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真正为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找到出路。此外,理论研究的出发点和归宿是以人为本,关注现实,发展民族文化,维护文化安全。因此,除了基础之外,文化产业必须得到人性感和使命感的支持,以实现未来的健康发展。否则,它将成为全球化背景下其他国家文化殖民的跳板。全球文化霸权的附属物。

首先,简要回顾一下西方文化产业的历史和中国文化产业的兴起。 “启蒙辩证法”首先提出了“文化产业”这一术语。 1944年,它由法兰克福学派阿多诺和霍克海默共同撰写。马尔库塞、本杰明和哈贝马斯这是详细阐述的。法兰克福文化产业系列理论的形成。文化产业的再生产、生产的机械化和贸易的商业化已经成为法兰克福学派作为贵族和保守精英代表的强烈谴责的对象。阿多诺对大众文化和文化产业持消极态度,认为文化产业没有为公众提供理解现实的机会。控制人们的生活方式仍然是一种现实的社会意识形态。这是流行欺骗的启示。它在于提供娱乐,使公众感到困惑,并剥夺他们个人反思和批评的空间。

尽管本杰明在机械复制时代指出了无与伦比的艺术作品,但他也看到了文化产业带来的文学作品的持久魅力的消失。马尔库塞指出,艺术和美学的自由在文化产业领域没有用处。但更不用说文化产业的深刻发展不仅有所下降,而且还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创造了好莱坞奇迹的神话。随着时代的变迁,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批评必将有一个新的转折点和突破口。伯明翰学派和詹姆森、菲斯克等英国学者越来越重视文化产业理论。伯明翰学校关注的是文化产品的意识形态以及象征性生产的机制和原则。

斯图尔特·霍尔发现,公众对文化产品的接受并非被动,而是涉及意义的选择和重建过程。因此,文化产业的发展前景乐观,态度积极。詹姆森认为,随着后现代视觉中心时代的到来,大众文化作为其不可避免的文化风格,以其独特的经济形式和文化逻辑呈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因此,有必要辩证地对待大众文化产业化,客观公正地评价大众文化产业化的积极和消极方面。这些理论对文化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在文化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文化产业的理论研究是在西方文化产业理论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化产业蓬勃发展。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流行文化也出现了异乎寻常的繁荣现象。审美文化在古典概念中逐渐消失。、流行文化褪色、主流文化和精英文化齐头并进、从纯美学到泛美审视方面呈现出新的特征。这导致了人类精神的创造性转变。理性形象文化的繁荣带来了文学创作的后浪漫化倾向,导致了美学领域的新变化和新思维。在社会转型时期人文精神衰落的背景下,与大众文化密切相关的文化产业研究也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态度。中国的文化产业理论随着文化产业实践的发展而发展并具有一定的滞后性。然而,从过去十年中国文化产业理论的发展看,中国文化产业有两种翻译方式:文化产业和文化产业。尽管西方法兰克福学派将文化产业视为一个重要的理论术语,但随着对伯明翰学派的深入研究,文化产业逐渐发展成为一个中性的文化产业,并已成为主流。中国的“文化产业”一词主要用于文化产业基础理论的研究,而“文化产业”一词则更多地用于文化产业应用理论的研究。

当然,这并不是对中国文化产业理论研究和应用理论研究的严格区分。然而,它巧妙地揭示了中国文化产业理论两个研究方向的特点:基础理论研究继承了法兰克福学派文化产业理论的一些基本思想。重点关注文化产业的文化和社会视角以及文化产业发展带来的人文思想带来的各种问题;应用理论主要从文化与经济的关系来探讨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实践。可以看出,中国文化产业理论与实践的分离仍然十分明显。此外,中国电影技术的技术应用完全抄袭了美国好莱坞模式。中国电影业的成功之道似乎是对先进技术的熟练运用。

其次,促进文化产品的内容应该建立在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基础之上。人文情感是马克思主义的焦点,对人的关怀反映了社会历史感。因此,卢卡奇表达了他对人的尊重,充分表达了完整的人格。 20世纪90年代出现的新现实主义不仅是对人与社会之间矛盾关系的回归。更重要的是,它揭示了中国人民在新旧交替制度改革中的命运。它是从社会历史的广度和深度来把握社会生活的真实情况。与对缺乏经验和直觉主义生活的新的现实追求不同,面对社会矛盾和个人困境,有必要激发积极的态度。现实主义的人文情怀在于建立新的社会秩序,使人们能够实现全面的自由发展,更好地把握一个民族的共同心理需求。在此基础上,完成了适合小组更好发展的新世界的建设。

上一篇:阿列克谢耶维奇,“切尔诺贝利哀嚎”
下一篇:从“三地三实”看科学与工程大学生的诚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