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形象片 >

江南卷

发布时间:2018-11-03 10:02

从上一次长江南游,到这段时间,我赶往凤凰城古镇,无意间走过了整整十年。在这十年里,眼前的景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变化、进步。

2011年1月12日,我在寒风中踏上前往凤凰城的大巴,踏上了清澈的霜冻边缘。我参加了“姚游江南情书系统”的评选,参加了追求江南梦想的活动,也参加了“凤凰散文写作会”。公共汽车从蔡岭高速公路上驶来,然后一路风电,横穿江西、安徽、越野、吴地,奔跑是滴滴,五彩缤纷的飞行。

我向后靠在座位上,透过窗户向外看。温暖的太阳轻轻地抚摸着遥远的丛林、群山,弥漫着浓浓的气息,虽然人们的眼睛朦胧,却意外地给人带来了一种优美、柔和的美,让人遐想着飞翔。下面的公路就像一条飞舞的灰色锻造带,无限延伸到远处,穿过丛林,越过山丘,穿过田野,穿过村庄,更像是一条黑龙,笼罩在人们的头上!

火车江西-安徽山,通过隧道,沟渠深谷,横穿溪流,更隐秘的森林,一座山有一个洞在白天。山色秀丽的风景让人眼花缭乱,情有独钟。就在我们欢呼雀跃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景象突然出现在我的眼睛里,此刻我完全惊呆了。在我们的惊愕中,过去的欢乐消失了。

透过窗户,马路两旁的群山都在竞相模仿著名影星葛优,剃光,在温暖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比看谁在折射光明和阴影更强大。是的,他们都笑着,悠闲地坐在阳光下,享受着温暖的冬日,享受着自己,但是谁知道他们心中隐藏着那么多的挫折和悲伤呢?没有地方可以告诉人们,每当人类掠夺他们时,就有人认为我们人类不仅伤害了他们,而且深深地伤害了他们。我在暗暗地想,我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当他们再也不能容忍人类的冷漠和侵略时,他们真的会暴力、疯狂地向人类复仇。

车从江西和安徽山区出来,却看到一片巨大的石林耸立,一排排,雄伟壮丽,对我抱着积极的态度,厚重的现代气息荡漾在石林之上。霓虹灯、铁流、动群,构成了现代写意艺术的动态魅力。这种写意似乎充满了现代经济社会的急躁和浅薄,人类与生俱来的随机性和稳定性,无处可寻。灰褐色的天空下是灰褐色的道路,灰褐色的桥梁,灰褐色的森林,灰褐色的人们,他们隐藏着象征生命的肥沃的田野和绿色。

还记得十年前,我也乘公共汽车去长江以南。那时候,我是那么舒服的在吴越的国土上旅行啊!清澈的运河水荡漾着浅浅的波浪,充满了人们的诗意;蓝天下,碧绿的浪花翻滚在田野上,这里是希望的所在,展现着生命的画廊。

直到今天,当我再一次在长江以南的大地上翻滚,看着眼前那熙熙攘攘的风景,以致我无法迎接它,我心里想:为什么今天,现代经济和社会高速运转?人们的生活空间确实比过去扩大了,足够大,没有四季,没有日夜。不需要阳光和阴影伴随着蹒跚而过。

江南卷

所以,我试着问人们这样一个问题:当人类的生存空间是无限的,我们的生存空间?它在哪里它要去哪里?在江南滚滚,想着江南,我只留下了一个忧郁的声音,在回家的路上迷失了方向。

上一篇:成都武侯寺
下一篇:东森游戏平台桨声桨影画西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