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集团新闻 >

皮尔士的科学哲学——反基础和误解

发布时间:2019-05-29 10:06

[内容]当代西方科学哲学从逻辑实证主义到后实证主义的发展也是从基础主义到反基础主义的发展。这是一个可以进一步加强的过程。在逻辑实证主义之前,美国科学家和实用主义哲学家皮尔斯充分讨论了反基础主义和误解了科学知识理论。虽然皮尔士仍然认为真理是科学研究的最终目标和绝对正确的知识,但他认为没有依据可以确保我们现有的信念是真理,并且我们所有的信仰都可以被批评或驳斥。皮尔士彻底批判了笛卡尔所代表的基本主义,并提出了反基础主义的科学知识理论。经过20世纪的发展,这种知识理论成为当代科学哲学和整个认识论的主流。

[关键词]基础主义/反基础/误解/科学方法

皮尔士的科学哲学——反基础和误解

【文本】

皮尔(charlessanderspeirce 1839-1914)是一位逻辑学家,专业科学家和数学家,是实用主义的创始人,也是反基础主义和错误认识论的奠基人。皮尔士的实用主义是一种意义理论,而不是认识论或科学哲学。虽然皮尔士认为真理是绝对正确的知识和科学研究的最终目标,但与他的前辈一样,他认为我们没有理由保证我们现有的知识是真理,而我们所有的信念都可能是错误的。可能会受到批评。皮尔士彻底批判了以笛卡尔主义为代表的现代化原教旨主义,创造了反基础知识理论,成为20世纪后发展的当代科学哲学和整个认识论的主流。可以说,在认识论中,皮尔士走到了他的时代前沿。

反基础主义

自笛卡尔以来,原教旨主义是西方现代认识论的主流。在笛卡尔主义者看来,认识论的基本任务是为人类知识找到坚实可靠的基础,以便在其上建立人类知识。只有基础强大,才能保证人类知识的真实性或正确性。笛卡尔的主张是首先找到一个绝对正确且毫无疑问的第一原则。这是基础。然后根据演绎逻辑的规则扣除所有人类知识。逻辑推理是不可避免的实际前提的必然结论。通过这种方式,认识论只提供了可靠的基础和有效的逻辑工具,而整个人类的知识是绝对正确的。休谟的怀疑主义与基本主义有着相同的起点;知识是一个伟大的夏天,需要坚实的基础。因为他找不到这样的基础,休谟很绝望,并得出了怀疑论的结论。

认识论原教旨主义理论是建筑业的一个隐喻。这个比喻的根本弱点在于,如果基础不稳定或动摇,整个知识建构可能会崩溃。因此,建立人类知识的笛卡尔任务关注的是什么样的知识可以成为第一原则?我们如何实现绝对可靠性的第一原则?休谟和伯克利强烈主张,如果人类知识是一座建筑物,那么它就是建在沙滩上,随时都会崩溃。皮尔士承认,伯克利和休姆的观点是有效的,但既不接受他们的前提也不接受他们的结论。 Peirce认为我们实际上拥有知识,而哲学的任务是展示知识是如何可能的。将知识视为从基础开始并依赖于基础的建筑是一个不好的比喻。建筑隐喻的废除导致了两种在20世纪具有深远影响的认识论理论。第一个论点是反基础主义。由于知识不是建筑,认识论不必找到坚实的基础。第二个论点是它可能被误解,因为知识不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之上,所以人类的知识总是错误的。的。

在基础主义中,知识是由命题组成的静态系统。它就像一座建筑。即使没有完成,也只会添加未来的东西,并且不会更改构建的部件。在Peirce看来,知识是一个动态过程(发明)。所谓的研究是指所有人类的理解活动,因此皮尔斯称他的认识论为研究理论。皮尔士将研究过程与长征相提并论。长征的目的地是真理。真理是长征的无尽目的地。在前往长征的路上,我们脚下永远不会有坚硬的石头路,我们的脚也是沼泽地。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无尽的沼泽始终能够经得起我们的支持。这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正是由于脆弱的基础,我们被迫前进并不断接近我们的目标。只有怀疑和不确定才能使我们寻求新知识。这是皮尔士长征的比喻。根据这个比喻,我们只有一个相对强大的土地,我们想要停下来休息。一旦脚下的土地无法忍受,我们就必须前进。寻找坚实道路的这种活动是无止境的。皮尔斯说,“科学并非基于事实的基础。它正在沼泽地上行走。我们只能说这块土地仍然坚固,我们就会停在这里,直到它开始动摇。” ([1],第589页)

Peirce用沼泽中长征的新比喻取代了基本隐喻,从而从根本上改变了认识论的任务。在Peirce之后,许多哲学家以同样的方式看待知识,但其中一些人并不知道Peirce的工作。在这些反基础哲学家中有罗素,维特根斯坦,波普,努拉特,夏皮尔等。当然,其中一些还不够彻底。纽拉特有一个近似的比喻。科学家就像水手一样。他们必须在无边无际的海上修理他们的船只。他们可以没有码头停靠。在修理过程中,船上的每块板都可以丢弃,但不是所有的板都可以同时丢弃。 [2] Peirce和Nurat的两个比喻是相同的;我们不能走出我们实际知识的界限,找到类似阿基米德的观点,这样我们的整个知识体系都可以基于此。阿基米德指出了争论和评价。我们可以找到的观察点(立足点)是我们实际知识的观察点。它与其他实用知识一样不准确,经常与意外和棘手的经历相抗衡。在现代时代,这一主张最着名的代表之一是奎因,而Nurat和Peirce都对他产生了直接影响。放弃原教旨主义在认识论中有两个重要意义。笛卡尔主义寻求绝对保证可靠知识的希望破灭了。在未来,认识论不再需要寻求这种保证。其次,我们不会同时陷入休息的怀疑态度。只有在接受基本隐喻之后,无法找到基础才能引起怀疑。如果我们没有独立的观察点来展示我们的整个知识体系,那么我们就没有独立的观察点可以作为我们否定整个知识体系的基础。我们可以获得的唯一观察点是我们实际拥有的知识。在这个知识框架内,我们可以单独批评或否认这种或那种信念,但我们不能超越这一框架来否定我们的知识。整体怀疑(普遍怀疑,怀疑一切)绝对确定是不可能的。皮尔斯提出了既不是绝对也不怀疑的实验态度,也不是教条主义理论。他被称为误导性或“批判性常识”。这不是对前两个主张的妥协或和解,而是完全否定它们。

“主体”的概念是原教旨主义认识论的核心,笛卡尔称之为“心灵”。他认为人类的思想有一些特殊的能力。这种特殊能力意味着头脑对自身有清晰而清晰的认识。心灵的自我认知是人类知识的源泉和保障,是人类知识的基础。 Peirce在1868年《思辨哲学月刊》发表的两篇文章“人类的几种能力”和“四罐的一些推论”反映了他对笛卡尔主义的态度。第一篇文章驳斥了笛卡尔给予灵魂的七种能力,第二篇文章则侧重于心灵没有四种能力。 “1.我们没有内省的能力。所有关于内部世界的知识都源于我们基于我们对外部世界的知识的假设推理.2。我们没有直觉能力,每种理解都基于以前的认知逻辑。做出决定.3。我们没有能力在不使用符号的情况下思考.4。我们不知道绝对不可知的事情。“ ([1],第265页)

第一个主题说,没有关于个人自身内心世界的特殊知识来源。笛卡尔认为“我认为”是获取外部世界知识的最初和最基本的起点。我对知识的知识或对心灵的自我认识比其他知识更直接。皮尔士认为,虽然心灵有自知之明,虽然这种知识非常可靠,但这种知识既不是直接的,也不是基本的。 Peirce认为,孩子们在获得更高的语言技能并学习了很多关于外部世界的事物的名字之后会学习“我”这个词。孩子们意识到意志和情感(情绪)然后我意识到有一种意志和情感的自我。例如,孩子们可能开始相信可以用手触摸火。他用手触摸了火,结果很热,所以他意识到了错误和无知。但是,火不是火,火是热的。最后,孩子意识到有一个自我犯了错误。关于外部事实的一切都表明存在着自我思考和情感自我。 “对于我的成年人来说,他自己的存在得到了所有其他事实的支持,因此比任何事实都更可靠。” ([1] p.237)所以自我认识既不是基础,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它们源于我们对外部世界的了解,所以它们一方面与我们对外部世界的了解一样可靠,另一方面也不如我们对外部世界的知识可靠。笛卡尔认为,思维具有通过直接和直观的方式获得知识的第一原则的直觉能力,以及不需要任何前提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说,理解从头开始。皮尔斯说,每一种理解都是由先前的知识在逻辑上决定的。我们的知识体系没有不可动摇的,不加批判的信念。因此,头脑没有直觉能力。笛卡尔主义的一个根本错误就是植根于怀疑论的根源。如果没有找到第一个原则,结果就是怀疑。笛卡尔的对手经验主义也犯了同样的错误。然而,经验主义的第一原则不是理性的直觉,而是直接的感性认知。这两种基本主义对Peirce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他辩称,第一项原则的假设是没有根据的,并不是推动知识发展所必需的。

心灵的“我思考”或直觉意味着最基本的想法是没有语言的想法。皮尔士指出,没有思考符号,思维就没有思考的能力。所谓的符号指的是可以表达意义的所有有意义的事物或事物。皮尔士提出了论证的几个方面。首先,没有可以想象的负面证据。要反驳这个话题,你必须找到一种没有符号的思维方式。通过这种方式,你必须说出思考并用文字表达。任何可以明确识别的想法都支持这种说法。 ([1],p.251)其次,符号是一个符号,必须是可解释的,因为它是有意义的。如果我们掌握了符号的含义,我们只能找到其他符号。如果我们通过符号思考,我们就不能超越符号。这个话题在现代哲学中占有突出地位。由于我们只能通过符号思考,因此意义问题或解释问题成为二十世纪哲学的核心问题。 “语言哲学”,“诠释学”和结构主义都围绕着这个问题展开。当代意义理论的主要结论之一是思想的内容受到说话方式的影响。不同的语言以不同的方式“拼接”和切割世界,因此不同的语言意味着不同的思维方式。《三国演义》谈到吴的使者吴文和舒的学者秦汉之间的舌头战争。秦岚使用《诗经》中的字来说明天空中有耳朵和脚,并且有一个姓刘的刘,因为“皇帝的名字是刘”。这种思维方式取决于中国人的语言特点。不同观点,理论和文化的相互交流,理解和比较评价必须通过语言的翻译来实现。翻译的可行性决定了比较评估的可能性。因此,奎因的翻译准确性原则严重打击了原教旨主义的认识论。

这三个论点可以相辅相成。根据Peirce的推理理论,结论不应该依赖于单一的推理链,而是依靠一系列平行的推理链来形成强有力的推理电缆。也许这些链条中的每一条似乎都是单独的弱点,并且不能使结论非常可靠,但它们相互结合以相互加强并使得结论更有力。 ([1],p.265)维特根斯坦在《哲学研究》中使用了类似的隐喻。在这三个主题中,第三个和第二个相关联,第一和第二个论点得到加强。它对第一个主题的强烈论据是,没有纯粹的私人知识来源。任何语言(符号的使用)都预先假定可以使用和理解相同符号的实体——的社区。每个符号都是主体间可解释的,可以是符号。如果任何思考必须采取符号的形式,那么就没有纯粹的内在知识,也没有社会无法确认和纠正的内省。第三个主题也强化了第二个主题。第二个主题预先假定所有知识都采用推理的形式,因此采取符号链的形式。与此同时,第三个主题显示了关于事物知识的知识的间接性,以便指出那些事物的符号作为媒介。因此,没有直接的,明白无误的知识,也没有知识的基础。这里有两点特别重。一点是强调社区,这是库恩科学哲学和解释学中非常关键的概念。可以说,社区的共同理解是唯一可能的客观形式。此外,我们不能有其他客观性。第二点是否认私人语言的可能性,这与后来的维特根斯坦是一致的。现代主义哲学导致了私人语言的可能性,而当代哲学大多认识到私人语言是不可能的。两个误解和批判常识

皮尔士的科学哲学——反基础和误解

在1897年的手稿中,皮尔士概述了他的误解如下:“我们通过推理无可置疑地得到了三件事,即绝对的确定性,绝对的精确性,绝对的普遍性。” ([3],p.141)1910年,他说:“我不承认我们知道任何绝对确定的东西。” ([4],第108页)归结为误解这个话题在我们的知识体系中。每个命题或信念都不是绝对正确的(或不是绝对的),可能会受到批评和修改。

有人可能会立即引用反例2 + 2=4。皮尔斯回答说,任何真正怀疑这个主张的人都必须是愚蠢的;但如果他决定我们绝对知道2 + 2=4,那就更愚蠢了。我们经常犯错误,一旦发生的事情可能再次发生。 2 + 2=4只计数有限次数,我们无法保证每次都不回答。这意味着一定数量的n是足以产生确定性的最小重复次数。这相当于说我们并不完全确定我们重复n-1次,我们将再次重复它。这显然是荒谬的。

与此同时,Peirce说他根本不怀疑2 + 2=4。这不矛盾吗?不要。这只表明我们不仅能够在基本主义和怀疑主义之间做出选择。我们完全不怀疑命题并不意味着命题永远不会令人怀疑。任何提议都可能被怀疑,但有任何具体理由怀疑任何提议。这是被误解的思想的核心。

【参考资料】

[1]《皮尔士文集》英文版第5卷。

[2] Nurat“录音句”,载于《认识》杂志,1932年第3号。

[3]《皮尔士文集》英文版第1卷。

[4]《皮尔士文集》英文版第7卷。

[5]《皮尔士文集》英文版第2卷。

上一篇:“商家工作室”应成为重点教师专业发展的平台。《是基于对湖北省
下一篇:夏代陶器的审美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