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主页 > 加入我们 >

笔尖雪

发布时间:2018-11-21 17:00

三十多年前,当我还在初中的时候,一位新的班主任来教我们汉语。这位年轻的老师在大都会教书,对他的同学很友好。他的左胸上有一张英俊的脸,口袋里有一支明亮的金皮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年龄的派克笔。据说它很珍贵,花了一百多块钱,而且是一位母亲两三个月的工资。

上课时,学生们正盯着那支金笔,陈老师把它拿出来,递给他,一个接一个地示意向前看。他笑着说:“看看这一切,好好看看。”当时,很多学生对汉语不太感兴趣,把口里的咒语常用来学习数学、物理和化学,世界各地都不怕。陈知道,只有微笑,他说,不管语言,数学,科学和化学,学习将是有用的。在这节课中,陈老师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写错字或不正确理解单词含义的故事。

在冬天和寒冷的月亮下,许多学生手上长着冻伤,不会写字。陈先生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在他的班级举行作文竞赛,为工作学习计划积累了资金。标题是那支跳动的笔,它要求一个人必须在心中写下最真实的思想。班上有52名学生开始忙起来。有些人需要一双天鹅绒手套,有些人需要围巾,但大多数学生想要一支帕克笔。我把标题改了一点,写了一支跳舞的派克笔,因为每天晚上,当我看到陈先生集中精力批改作业或者用金笔写字时,我的心似乎燃烧着,被一团不可磨灭的火焰摇曳着。陈先生手中那支漂亮的金笔就像一支漂亮的舞蹈。

我知道要买这样一支派克笔是不可能的。因为同一个秘书的儿子用的是黑色钢笔,即使这支钢笔,也没有多少人可以拥有,我们要经过几天的假期才能拿起桐子或挖药去取。

笔尖雪

两周后,陈先生公布了领奖台上的获奖名单和一堆练习本。班上有52名学生,其中38人获得了所需的奖品、羊绒手套和漂亮的围巾。当我宣布一等奖时,我在同一个地方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但陈老师甚至叫了我的名字,我意外地赢得了一支派克笔,没有得奖的学生也得到了一本精美的笔记本。后来校长说,这次作文比赛花了陈先生几年的积蓄,我之所以获奖,是因为我坚持要冬天接一个有腿残疾的学生过河。

陈老师说,将来每年都要举办这样的比赛,通过比赛,让我们热爱汉语,但更多的是陈老师在爱的种子!我用这支金笔第一次给老师买了一条围巾。虽然陈戴的围巾质地要好得多,但老师说我送的围巾更暖和。

今天,我们的祖国站在了世界强国的森林里。电视机和电脑到处开花。互联网已经把世界网络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地球村。高级笔是在重要场合签名或收集的,人们习惯使用一次性钢笔。但我还是喜欢并保留着这支派克笔。每当国事发生时,我都用这支笔记录祖国的每一天的变化,记录了巴东480000名儿童的富裕和繁荣昌盛的日子,我想,这支笔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和血液。

上一篇:诚实的人,天堂不是我的
下一篇:音乐情绪